企業動態

海國投集團啟動中關村論壇永久會址項目之 六郎莊、青龍橋歷史文化調研工作
2020-09-14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向2019年中關村論壇的賀信中指出,中關村正努力打造世界領先科技園區和創新高地。舉辦中關村論壇,共議前沿科技和未來產業發展趨勢,共商全球創新規則和創新治理,促進各國共享全球創新思想和發展理念,具有重要意義。

為貫徹落實習總書記講話精神以及市委、市政府關于高水平辦好中關村論壇的部署要求,海國投集團持續推進中關村論壇永久會址項目,已完成前期規劃、功能策劃和可行性研究等相關工作,目前,正持續推進中關村論壇永久會址項目建筑設計方案國際征集工作。該項目已被北京市發改委、市住建委列為北京市2020年重點工程高精尖產業項目。

8月10日,市委書記蔡奇調研海淀區時強調,要把三山五園這張“金名片”擦得更亮。塑造六郎莊、青龍橋等重要歷史文化節點。

按照蔡奇書記指示精神,集團正式啟動六郎莊青龍橋概念規劃研究工作,期間多次赴項目現場調研踏勘,梳理歷史文脈,了解場地現狀與空間結構,推進規劃研究工作。

9月4日,中關村論壇永久會址項目團隊與北京大學著名歷史地理學者岳升陽教授、原海淀政協主席張寶章以及原海淀鎮政府工作人員、六郎莊居民楊福生開展訪談。訪談過程中,通過歷史、地理等不同學科的碰撞以及政府、居民、學者等不同視角的交流,與專家學者一同深度挖掘六郎莊青龍橋地區的歷史文脈,在為地區整體概念規劃研究建言獻策的同時,更為中關村論壇永久會址項目提供了歷史文化素材和策劃的有力支撐。


訪談專家介紹

張寶章

1958年起在北京市海淀區從事宣傳、文教和政協工作40余年,曾任海淀區副區長、海淀區政協主席。期間他潛心研究和探討海淀區自然、人文、社會的歷史與現狀,主編了《北京風物散記》、《寶地明珠》等書籍,撰寫了近百萬字的書稿。1996年開始擔任海淀區地方志編委會副主任、《海淀區志》主編,于2003年3月完成近150萬字的《海淀區志》送審稿,填補了海淀區沒有地方志的歷史空白。在修志過程中,他積極搶救散佚的有價值的歷史資料,主編了《海淀史地叢書》,現已印刷出版25冊約400萬字。

岳升陽

北京大學城市與環境學院副教授。主要從事中國城市歷史地理、環境考古等方面的研究和教學。主要著作有《侯仁之與北京地圖》《宣南歷史地圖》《宣南——清代京師士人聚居區研究》《海淀古鎮環境變遷研究》等;發表過數十篇文化遺產保護、地名遺產保護、歷史地理、環境考古等方面的文章。

楊福生


原海淀鎮政府工作人員、六郎莊村民,親身經歷六郎莊地塊近幾十年來的發展與變遷。

以下為此次訪談內容精華節選,先和小編一睹為快吧:

問:六郎莊地塊的基本形態

張寶章主席:六郎莊的基本狀態是方方正正的。海淀鎮到六郎莊有個淀西大道,這是個交通大道,貫穿整個村莊。大道兩邊是園林和稻田,有水流過,綠柳成蔭,路寬敞,能騎馬。康熙時這條大道一直通到西堤,乾隆時通到東堤。很多人走這條大道,它一直通到頤和園東前、長河邊上。

問:六郎莊的產業結構與生計方式

張寶章主席:六郎莊自明代起就有稻田,但面積不大,在昆明湖周圍。康熙很重視農桑,自己在中南海發現一棵特別高大的稻種——御稻,于是在京城西郊和承德避暑山莊推廣,讓江南大臣們種植,現在還保存著很多大臣們推廣御稻的記錄。每年多少畝、多少產量,第二年產量多少,關于稻子的奏折有上百道,可見皇上很重視。暢春園西墻內開辟了100畝稻田,每年有耕種的儀式,以農立國,康熙是最重視農業的。

康乾以后,海淀的稻田變成皇家稻田,六郎莊和附近農民,就成了皇家佃戶,給皇家干活。世代相傳,一直到解放。國民黨時,這些土地歸頤和園;解放后仍然是。這些田地的所有權在頤和園。土改時,這里幾千畝地才由海淀政府,分給了農民。

50年代,六郎莊一帶全是稻田,東至關帝廟、雙橋寺全是六郎莊范圍,稻田面積最廣時有9萬畝。六郎莊稻田,昆明湖西南岸的北塢村和湖東南的六郎莊是一個鄉,就叫六郎莊鄉。六郎莊鄉的鄉長是北塢村人張玉龍,也是海淀稻田發展的功臣之一。他從小在地里干活,后來成了合作社社長,鄉長、農業局局長。改革開放后,隨著產業結構調整,六郎莊的稻田才逐漸消失。

問:六郎莊風貌的變化

張寶章主席:在海淀皇家園林出現以前,六郎莊就是普通的北方農村。它有水稻,雖是很窮困的農村,但在全國還是比較富裕。有一批河北、山東人到此落戶,所以這個地方從一開始就不是封閉的農村,相對比較開放。暢春園和周邊的園林建立起來之后,產生了根本的轉變。所以,六郎莊是三山五園的產物,是影子,完全是因為三山五園的環境所塑造出來的農村。

問:六郎莊與皇家的關聯

張寶章主席:第一:六郎莊是御道經過地;第二:六郎莊的建筑不是破舊的農民房,很多是皇家修建的,寺廟也很多由皇家出資。比如雙橋寺,是永璇出的錢,曹寅也在此建立過園戶用房;第三,六郎莊的人大多是為皇家工程服務的。挖昆明湖時都是六郎莊的農民去干活;造房子的工匠有外地人有本地人,打小工的都是六郎莊青龍橋周邊的農民。

問:青龍橋的歷史

張寶章主席:如果說六郎莊挨著園林,但離宮殿還遠,那么青龍橋則是挨著宮殿。青龍閘緊鄰皇宮,頤和園北門在青龍橋村里。所以,青龍橋很多為頤和園服務的人員,比如一些養花養鳥的人、戲班、練武術的,基層官員等等,都住在附近,這些人沒錢買房的就租老百姓的房子。有人,就有市場,所以青龍橋街就是個商業市場。好幾個電影都有拍青龍橋,六郎莊也有。《早春二月》就是在玉河拍攝的,柳樹飄飄,風景很好。

問:六郎莊的地形與形成原因

岳升陽教授:早年間六郎莊的稻田是小塊的,解放后就連成了大片。這里有高水湖的出水口,林間和郊野,與園林的景觀相近。玉泉山一直到暢春園這里,北邊一圈都是土山。實際上,土山是周邊向外擴展田地時形成的,上萬畝平地周邊都是土山。六郎莊這一帶幾百年不用挖土,但周邊都得挖,所以周圍都是土山。

問:古代青龍橋與六郎莊土地管理模式的差異

岳升陽教授:從稻田的管理模式來看,青龍橋比六郎莊更重要。雍正時青龍橋有管稻大臣,后來撤并至稻田廠。并且青龍橋北長河的河道北側種了一部分稻田,由奉宸院親自管理種植,出產稻子直接供御;六郎莊這邊則不是奉宸院直接管理,而是農戶自行種植收貨,如有損失,國家直接給予補助。

問:六郎莊地塊與頤和園的關聯

岳升陽教授:頤和園與六郎莊地塊的交界處早年沒有圍墻,慈禧太后修頤和園時,出于安全考慮才圍了起來。因為頤和園南邊是湖,所以原來圍墻的地方就是一條堤。80年代初有航空照片,在頤和園的湖旁邊,是大片的稻田。這個地方柳樹種植最多,也有渠、有道路,村里園子里是各種花木,土山上有各種果樹。

問:六郎莊、青龍橋與萬泉河水系

岳升陽教授:萬泉河跟六郎莊青龍橋關系密切。以前,老北京人在玉河里面養鴨子,這種鴨子俗稱北京鴨,更是今日著名的北京烤鴨最主要的來源。此外,湖里還會種蓮藕,這也是一大特產,還由此制成了蓮花白這種酒。蓮花白存世當有千年左右,金代元好問稱此酒是“仙家釀熟水芝殘”。(《昆明湖畔六郎莊》第118-119頁)蓮花白是用蓮藕浸泡,白酒摻和蓮子制成的,海淀鎮上80年代有酒家還恢復過蓮花白。

萬泉河原來是自然河道,近年來由于改造,河道水系變化比較大,有些水系漸漸沒了。建議此次設計時一定要注意恢復青龍橋和六郎莊的水系,并且把灌溉系統恢復起來,通過水渠的布局,恢復稻田肌理,打造皇家、城市、農田供水系統三者合一的獨特風貌,未來或可以申報為世界遺產。

依托此次文化訪談帶來的新知識與新思路,未來,海國投集團將持續推進中關村論壇永久會址的建設工作,堅持創新驅動戰略,進一步深化落實“兩新兩高”戰略,持續發揮國企主力軍作用,在海淀區委區政府的指導下,將中關村論壇永久會址打造為全球創新創業者心中的“科技圣殿”和首都市民心中的科技會客廳。

四虎免费影院-2020最新四虎免费观看